大半夜的又饿了

小号,屯点梗和段子,写不来长东西。

-你说喝波霸奶绿就喝波霸奶绿。

【羊花】阿花阿绿的刚发芽

*这个脑洞是为了爽。

*阿胎李怀玉,阿花夏眠棠

*为了狗血而狗血注意。


夏眠棠远远看见李怀玉身后跟着的那个姑娘,面目清秀,温婉的眼下还有一颗淡淡的泪痣,一颦一笑都眉目含情。


碧蝶绕在她的周身好不美丽,不时弯起嘴角靠在道人身后颔首低低的笑。


“李道长,我的三三队还差一个人,一起吧?”


本该是十分登对的画面,可夏眠棠偏生就是眼尖看见了不远处一直在偷瞄二人的藏剑,他看上去不安,焦躁,还不时蹙起眉,眸子里绪满了不悦。大夫抿了口茶,观察了太久,不想这茶已经凉了大半,让他没了喝下去的兴趣,他撩起长袖,露出一段白皙的手臂,理了理自己的表情,朝着那藏剑弟子踱步了去。


夏眠棠长了一张女人看了都嫉妒的脸,甚至有时会被错认为姑娘,此时青丝披散在肩头,随意的套着件黑衣看不出身材,弯着双眸捧着茶盏晃过那人眼前,手腕悄然轻颤,将茶水往那藏剑身上泼了大半,慌乱的止住步子,抬眸望向他。


这一眼夏眠棠故意看的极其委屈,眼中尽是歉意和楚楚,一下子让那藏剑看傻了眼。


“抱歉,是我不小心。”夏眠棠为难的伸手抚过他被水浸湿的外衫,指尖有意无意擦过那人领口,又撩起自己一缕碎发掖到耳后,露出一段柔软的脖颈。


他手滑的动作颇大,一时间靠的近的茶客都看了过来,其中不乏李怀玉和那位姑娘。


“我带你去换个衣服吧,正好我的医馆在附近。”


他动作轻柔的抚过那片湿了的衣衫,垂着眸子含笑道,只不过他悄然瞥了眼人群的小动作让这个笑在某些人眼里变了味,仿佛是不想继续惹人眼,无奈之下尴尬的掩饰之举。


是个大夫?耳边闪过医馆二字,谁还嫌奶多呢,撞上门面的奇遇哪个不要?藏剑一声应下,恐怕早就讲自个儿情缘的事情全抛在了脑后。


李怀玉远远望着长发披散的夏眠棠,忽的愣住了,他当时千金难求一诊,夏大夫不是出了名的难请吗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白的道袍,看了看藏剑一身的金银玉石,忍不住皱了眉。


他还不可置信的沉浸在这事里,等回过神来,他身边那位五毒姑娘,早就不见了人影。


夏大夫脚步倒是轻快,他修的好的不仅是医术,他的跑路水平也是上成,他老远就看见了怒发冲冠,火气快要凝成实体的苗疆姑娘来势汹汹,他本就没有打算真将藏剑带回去,此时自然是在那人注意力被转移了时脚踏青云,悠悠而去了。


“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,运气差的跟中了邪似的。”夏眠棠忍不住弯着眉眼嘀咕,回望着那两人的方向缩了缩脖子。


忽然有什么阻了他的去路,他正朝身后张望,一时不慎似乎撞上了什么,脚步踉跄着被一双手稳稳的揽住了腰。


“不好意思…”


“夏大夫……?”


熟悉的嗓音清冷的从头顶落下,夏眠棠这才仰起头,原是他又遇见了那位纯阳道子,还一头栽进了人家怀里去了。


【羊花】乍暖还寒(35)

更了,lof说我有敏感词,只能走微博了。链接见评论😢😢😢


你们还记得这篇可怜的文章吗?


脑几个小车。

嘘。


秦子启和苏墨是老夫老妻了,苏墨平日里破军长袍医者仁心,却不免也会换了别的试试,尤其是出席正式场合。未烬校服他最不习惯,领口大的他发慌,还总是便宜了秦子启那双不安分的手。


即使知道爱人喜欢,苏墨也没敢多留,打了他的手速速跑了。直到事后他回想起来,才鼓起勇气主动套了这一身校服,跨坐在了在床上正打坐调息的道士身上,接着便被掀翻了,天旋地转,来来回回被操了大半宿。


未烬的领口实在是大,腰带落了基本一览无余,袖子倒还结实,包的严实,道士视线一直流连着腰间,再到大夫光裸的腿,和双腿间缓缓流下的汁水。


秦子启这时便会捧起苏墨的脚踝,虔诚的吻上他的足背。


再说另一个大夫,夏眠棠平日里招打的事做多了,不免让人记恨,最合适不过被武功甚好的人绑住,一双漂亮的手悬于头顶,只扒下他的长裤。长袖挂壁,看他眸子里暗含的惊恐,摸上他颤抖的大腿,接着狠狠掰开它们。


低头能见到夏大夫长腿上大腿根部的一颗痣,含在嘴里舔舐过去,他便会因为敏感而弓起身子,弯了腰肢……


只可惜剑纯不懂,也舍不得,苦的夏眠棠只好自己来手把手教这个大胎,怎么样才能把自己操的爽了,操的满意。


【羊花】阿胎阿胎有颗葡萄树

大晚上和阿花躺在床上闲聊时说起的一对。


夏眠棠是个从万花谷来的大夫,一手离经易道炉火纯青,可谓妙手青岩。只可惜夏大夫一诊千金难求,接不接救不救全随他那飘忽不定的性子,但不论救不救,价格永远是那么高不可攀。久而久之,夏大夫在达官贵人间起死回生的名声传了个响当当,在平民间的名声却不怎么样。


其实夏眠棠的性子是源自从小到大的少爷脾气,仗着一身好本领傲的不行,做事什么不能随他心?有时候不高兴了,再高的诊金也请不动这尊大佛。


他离经易道虽是炉火纯青,花间游却修的稀烂,亏了一手轻功飞的巧而速,免了被什么看不过眼的江湖人士揍了去。


这俩天夏眠棠很苦恼,一个道长已经跟着他足足半月有余,高额的诊金和恶臭的态度通通接受,这位道长脾气好的不行,重金只求夏眠棠去救他那病入膏肓的情缘。


看看就看看,哪有人跟钱过不去?


那道长的情缘不知怎的回事,夏大夫一把脉,便知此人没有半点毛病,身体好得很,顶多是脸上粉扑的白了,才显出一副憔悴样来,不免嗤之以鼻,甩手便走。


“大夫留步……!!”


夏眠棠轻功飞的极快,却不想还没跑上两步,就被那道士追上了。


“你追来做甚,我说不看了就是不看了,这世道我连自己都保不住,何况别人的生死。”夏眠棠不由笑。


那道士语塞,眉头紧蹙。半晌才作揖俯身道


“那大夫可否告知,浅浅她……到底是何顽疾。”


一提到刚才那秀秀,夏大夫不由咋舌,那姑娘生的好皮囊,心却黑的很,怕不是骗了多少个好情缘咯。他懒得管人家的情感私事,只道:


“定金不退,剩下的钱我便不收你的了,你赶紧带着你那便宜情缘走远点就行。”


夏眠棠话音刚落,不远处一道俏丽的影子由远及近,轻功准确“落”在了二人之间,她脚腕子一转,整个人跌在地上,看的那道长大惊,速速搂了她起来。


“你怎么跟出来了?”


“你莫要为难夏大夫……我知道我身子弱,一身病杂得很,堆了一堆,你又何苦这么替我花钱………”

她半倚在道士怀里,气若游丝,不时捂住胸口猛咳。


他一脸关切的看着似乎又不省人事的秀秀,快准狠的拉住了正欲悄悄溜走夏眠棠,眼里尽是恳求。


“大夫请留步……!!”


夏眠棠不语,但显然已经很不高兴了。看这道士榆木脑袋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也,话不多说,忽然飞起一脚去踢他怀里的温香软玉。


那人反应极快,他还没碰到个边边,两股剑气同时暴起而来,一个来自始料不及却反应极快的道士,另一个确实他怀里奄奄一息的人。


道士很快意识到什么,低头看向那姑娘脸色发白,抿着唇神色冷了下来。


“为什么装病骗我。”


夏眠棠同时被两股剑气攻击,早已做好了防备,一个折页半分伤害没吃着,迅速逃离了现场。


夏眠棠没想到自己和这个道士还挺有缘,听茶馆众人的絮叨时,他又看见了这个道长。


他身边跟着个五毒姑娘,姑娘拉着他白色的衣角,羞涩的小声说着什么,刚巧叫离得近的夏大夫听了去。


她说:“胎胎,带人家上十三段嘛。”


这个道长,还真是祸不单行啊。


夏眠棠不由感慨。


【羊花】道士和花妖

有没有人在绝代玩,找我玩呀。用密聊砸我。


上一回说到,长大了的小道士捡到了比他还小的小花妖。花妖生的美,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,小脸肉嘟嘟,叫他好几次想要上手去捏上一捏。


每当这个时候,他作为道长的毛病就来了,念叨着不可不可就收回了手。花妖眼睛一弯,打主意说看你能撑多久。


小道士没找到带自己长大的大花,多少有些失望,此时希望都拢在小花妖身上,他越来越有感觉,两个花妖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。他把小花带回了自己住的客栈,好生养着,每日叮嘱寝食,想得确是小时候大花和自己玩的样子。


花妖觉得这道士实在愚钝的不行,心里默默翻了好几个白眼,面上却还是懵懂无知的样子,嘴角一扬便能让道士围着他团团转,可比小道士小时候的臭屁脸好看了很多。


道士开始拒绝小花妖的撒娇和卖萌了。他越发的难过自己没有找到大花,看见小花的时候,心里一阵阵发苦。每每早早哄他入睡,自己却倚窗对月饮,月色落在道士乌黑的发,明亮的眸子被酒气冲的朦胧,朦胧间他恍惚看见大花向自己走来。


他的墨发更加顺滑,青丝散乱在肩头,垂落于胸口,丹凤的眼儿角落一颗青色泪痣,衣衫半敞朝他走来。叫道士看的愣在了原处。


花妖眸子晃晃,弯起个笑来,毫不吝啬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朝思暮想,给了道士一个结实的拥抱,这才发现原本只有他半个身子高的小道士,已经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了。


比起小时候道士看花妖的仙气邈邈,他这番苦修苦炼下山,妖的气息铺面而来,酒气熏心下道士平白尝出了妩媚的味道。


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新颖,便不由自主的在花妖皙白的脖颈中亮出了自己白牙,对着那晃眼的锁骨一口咬下,疼得花妖浑身一颤。小道士吐气温热的打在那人怀里,吮吻了好一会,力气大的叫花妖挣不开……


夜色撩人,撩人的不是夜色,而是同你一起观月的人。


清晨太阳攀上树梢,道士再睁眼只觉头痛欲裂,记忆涌上来如涨潮的海水,一浪更比一浪强,强到道士的脸,瞬间就白了。


【羊花】大道士和小花妖

很久之后小道士回想起童年时光里出现的某个人,每每问起来都会被师兄搪塞过去。左磨右磨,道士迟早是要下山历练的,这是每个道士的必经之路。


师兄总是一副很担心的样子,可小道士意识不到,他对下山期待了太久,即使坐忘了这么久,也磨不掉少年人的心性。


小道士首先去了最热闹的几个主城,再又去了各门派的美景,绕着绕着停在了一座山崖上,怎么看怎么熟悉。


花妖本来难得到处绕绕,抱着一袖子野果子正倚在树枝上浅眠,朦朦胧胧间看到有人经过,不由得垂下眸子多看了几眼。


小道士手握着拂尘,黑发束成高高的马尾,着了一身深蓝的道袍,同以前相比更如嫡仙一般。花妖几乎是眼前一亮,瞬间认出了他就是几年前的小道士。许是玩心四起,变作了小一号的花妖朝那道士从树梢轻巧的一跃。


小道士早就察觉的身后有东西,此时悉悉索索的树叶声响起,他才悠悠回头,一回头,可把年轻的道士吓了一跳。他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花妖,只觉得那人轻如鸿毛。


花妖变得幼年时期是照着他遇见小道士时小道士的年纪变得,此时一双桃花般的眼眨着,黑发顶上两环花瓣的银饰,比小道士那年还要漂亮几分。


小道士被花妖攥着衣袖,此刻被盯得耳尖泛红,放也不是,抱也不是,那叫一个紧张羞涩。过了好一会才颤颤巍巍开口。


“你从哪来?”


花妖冲他眨了眨眼。


“你可住在此处?”


花妖把脑袋埋在他衣领蹭了蹭。


“这里可还有其他人?”


花妖露出一幅不懂的样子,摇头,捻着一口银铃的童声笑了,趴着道士耳边小声絮语。


“此处只有我一人,道士哥哥留下来陪我好不好?”


“你是我见到的最好看的道士。”


【羊花】花妖和小道士

还是之前想得一个梗。

写长篇好难,但是段子是可以有的。

年下,老花其实很清纯。



花妖是个老妖,只不过懒于历练,鲜少离开住处。他是一株在山岩间夹缝生存的花,却不是什么珍惜的花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
经历了无数个雨雪后,花妖开了灵智,他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深不见底的山崖,他才发现,自己这个位置,很不讨巧,他是一枝挂在峡谷半腰的花。


直到有一天,他百般聊赖的望着天空。湛蓝和白云中忽的出现了黑色的一点,愈来愈大,疾速从他面前坠落。好家伙,是个小道士。


花妖接住了不知从哪落下山崖的小道士,并把他养在了半山腰的平台上。也许是道士还小,刚开始还有些腼腆的人儿没两天就开始撒欢了,抱着花妖的腰和他四处转悠。


小道士是人,花妖不得不离了他待了几百年的山崖去给小家伙觅食,他一袭墨衣如同他紫黑色的花瓣,飘然落下的时候小道士总会呆呆地去碰花妖的衣角。


“花哥哥其实是神仙吧?”


小道士气鼓鼓的争辩。花妖只能笑着去摸小道士的脑袋,说等他长大就不这样想了。


小道士长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清俊的面庞,正是抽条长个的时候,花妖渐渐有了不少养娃的成就感。小道士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小道士,小道士跟着花妖待了三年,天上又落下来个大道士,只不过大道士轻功飘逸,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花妖面前。


他一眼看不出花妖的跟脚,只能先行谢过,说明来意。小道士要走了,他不能永远和花妖住在这么贫寒的半山腰上,他还得回去修道。


花妖不是个喜欢出门的花妖,这是他第一次尝到了分离的滋味。


【羊花】盲花

记一个小小小梗。

渣男转正,这个道长渣的不行。

还不是很完整,想到哪写到哪的产物。


道长呢是个气纯道长,脾气恶臭,手段也粗暴。但他不是没脑子,只是懒得动脑子。在恶人谷带着队打打浩气盟。


有天手下办事不利,让浩气埋了一波。臭气纯就带着人去把剩下来的几个浩气一并捉了。


花花是个安分守己的医师,莫名其妙被当做浩气给捉进了牢里,一边安慰同样无辜的村民一边给人治伤。


这时候气纯道长来了,随便抓了几个人杀鸡儆猴,里面就有花花。花花的眼睛看不见,道长看着他一身冷冽清高的气质不爽,就把人以审讯的名义给办了。


几年后


臭气纯遇到偷袭,命都快没了,吊着一口气好死不死闯进了花花后来隐居的地方,被他救了起来。


气纯声音和以前变了不少,花花没有认出来,气纯以前只顾着搞,也没记住花花长什么样,没想到这几个月治疗下来,气纯越发的喜欢上了花花,两人感情处的相敬如宾,甚至有越来越好的趋势。


气纯想这样好啊,顺势就把花花给搞了,这一搞花花的心理阴影就被勾了出来,看的气纯心疼的不行。


花花是个冷清性子,和气纯相处这段时间虽然也是喜欢的,却不会主动去说,次次都压着恐惧接纳他,直到后来再也瞒不住,才和气纯瘫了牌。


气纯听了之后才想起来这茬,被带起了以前的回忆,心情也很复杂。


后来有人过来找气纯,被花花知道了实情。花花气的两眼一翻差点没背过气去,急火攻心后赶了气纯走。


花花性子倔,认定了不可能的事没什么能让他反悔。气纯不舍,干脆心一横把花花也绑回了恶人谷。即使每天被冷漠以对还是百般顺从的养着花花。


本性难移,渣男气纯没多久就腻了,对花花说,你不同意也没有别的选择。不顾花花的拒绝,把花花强了。


花花这段日子过的很灰暗,他不想承认他其实有点喜欢气纯,对气纯的行为又深恶痛绝,每天都过得茶不思饭不想。


气纯看了也烦,就抓着他问。


“你这样是作给谁看?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好?”


气纯还问花花还想要什么,得到的只有花花绝望的摇头。花花又被气纯摁着做了很久,他吃不下的饭被强硬的灌进嘴里,汤汁药汁流了一身,而气纯发泄完还觉得自己委屈,转身就走,把花花一个人晾在了那。


这次之后,花花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脸色愈加惨白,他看不见东西,感官也下降了,整天连下床都变得困难,他也正好不用动了,便日复一日的坐在床头,呆呆地什么也不想。


气纯过了半月有余才消了气,觉得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,可反正是花花不领情,他这么做也情有可原,便想看看花花有没有悔改。


哪知他一进屋,花花一点反应都没有,哪怕他已经走到花花面前,直到气纯从侧边抱住了他,他才缓缓侧过头,颤抖着开口。


“你放了我罢,把我送回去,我不会跑的。”


他抓着气纯的衣袖,气若游丝,语气中满是恳求,早就没了二人煮茶论道时的清冷雅致,现在的花花一头长发不再柔顺,连眼泪都哭不出,走路也走不稳。


他这副模样让气纯心里咯噔了下,但很快又被他找理由开脱了。他不想承认这个人变成这样是他做错了,便真的当做自己什么也没做错。


气纯不愿意看花花现在这样,他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,飞快的逃离了花花的住处,每天只派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时间久了,见不着也就不在意了。


气纯又逍遥了半个月,觉得差不多了,却辗转反侧放不下花花,他还是喜欢,他觉得自己不能放手。便重又去找了花花。


这时候的花花已经对以后不抱希望了。看见气纯来了,反而百般讨好,两个人看似柔情蜜意的做了一回,气纯却从花花的眼里再也找不到光了。


后来气纯去执行任务,回来带了一身的伤,看着花花连针都握不稳的手他终于爆发了。他没办法不去想念以前的花花,看着花花现在的样子只觉得心中绞痛不已,悔不当初。


他抱着花花,哭着祈求花花回来,花花垂着眸子在他耳边道。


“何必呢。”


【羊花】为什么总是开张晚了。

记录一下和家花为什么每次起晚。

秦子启睁开眼的时候苏墨还睡着,裹着被褥侧着身子,脚边儿还蹲了只猫崽,正抬起头来望他。

“嘘。”

道士草草披了件衣衫蹑手蹑脚的溜出床褥,在微明的天色中脚踏仙鹤而去,跃过太极而归,沾染了一身的烟火气息惹的苏墨忍不住往被窝里缩了缩。

那人却煞有介事的钻入被窝,冷风鱼贯而入,冰凉的四肢贴上去,让小大夫难受的下意识朝道士怀里钻去。

“阿墨,起来了。”

秦子启把那人搂在怀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他的肩。

“阿墨,辰时都过咯。”他在人耳边吹气,明明刚过卯时,偏生要说成辰时,叫苏墨好不生气,挣扎着虚开眼睛缝儿朝外瞧,恼的他去瞪睁眼说瞎话的道人,狠狠扯了被褥把自个儿埋回去。

“你莫要胡说,这分明才似卯时!”

见他不愿,秦子启也舍不得催,把人抱抱好,放在怀里哄。

“那阿墨到时候可别说道爷我没喊你,冤枉了我。”他怀里的苏墨哼哼了两声,拽着他衣领的手紧了些许,脑袋耸动了下也看不出是点头还是摇头。

“那阿墨想要何时起?”

秦子启望着他忍俊不禁,柔声细语道,那人却拱了拱脑袋,很快又迷迷糊糊睡过去,嘴里还嘟囔着一会儿,一会儿。

再睁眼,便真是辰时到了。

大夫匆匆梳着他那如瀑的青丝,一袭黑衣如燕子般从左飞到右。

“都怪你,怎的没喊我?”

道人还立在一边,热着凉了的早点。驳的话语升到了嗓子眼被他捏成了别的句子。

“这不,你太暖和了,我忍不住,又睡过去了。”

【丐花】夜路不好走(01)

和乍暖还寒一个系列的故事。这次是丐花。
萧尘和紫梢

https://m.weibo.cn/3211944141/4294102830390087